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频道 > 理财频道 > 资金管理 > 银行 > 银行业动态新闻

2007年度中国CFO最信赖的银行评选揭晓

  2007年10月30日,由《首席财务官》杂志社主办的“首届中国企业金融创新论坛暨2007年度中国CFO最信赖的银行评选颁奖典礼”活动在北京世纪金源大酒店成功举行。令我们欣慰的是,CFO们和银行之间的银企对话环节成为本次论坛最精彩的环节。

我们相信,来自国内这些兼具规模与活力的企业的CFO们的抱怨和困惑,将是国内企业金融创新的动力之源,而未来的银企关系终将脱离老式的存贷款模式,朝着彼此互信、资源共享、业务契合和灵活应变的新型甲方乙方关系转变。

  新甲方乙方

  ——“首届中国企业金融创新论坛暨2007年度中国CFO最信赖的银行评选颁奖典礼”特别报道

  文/本刊研究部

  摄影/汪细林

  圆桌论坛主持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郭田勇

  在座的几位嘉宾,既有来自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的公司业务部的老总,同时也有大型企业的CFO,应该说能够集聚一堂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先请各位嘉宾谈谈你们各自对我们这个主题在新形势下商业银行公司业务的战略定位和最新举措的看法,可以围绕各自企业的情况和银行打交道中的金融服务情况。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建设银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 刘守平

  结合建设银行的情况,从过去来讲,商业银行对企业的服务主要是集中在传统的存款、贷款和一些结算业务等方面。过去企业对银行最主要的需求就是贷款。建设银行从1954年成立,到现在走过半个多世纪了,从成立之初经办国家基本建设拨款,后来也承袭了传统的优势,我们主要的业务对象也都是一些大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建设项目,所以过去我们对企业的服务,主要是围绕着项目建设和项目的款等方面。

  但是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经济实力和企业实力的增强,以及建设银行自身治理结构、股份制改革方面的措施,向现代商业银行的转变,感觉现在企业的需求、市场的形势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大的客户来讲,企业对商业银行的服务需求,远远不只限于贷款业务方面,还有很多新兴业务。随着我国实力的增强,很多大型企业实力也非常强,财力也很雄厚,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他们自身的融资渠道也越来越多,有的通过上市,有的通过发债,有的通过自身积累,现在他们自身资金实力都很强。 为处理一些信贷业务需求,有很多企业对我们的理财业务提出了新的要求。

  同时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经济主体也越来越多元化,以前主要靠国民经济的主体,就是国有企业,一些大的项目,大的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整体比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我们经济体制改革,市场化改革,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现在中小企业发展得越来越快,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也越来越高。在一些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比较发达的省份,比如浙江省,他们可能都已经超过了70%、80%这么一个比重。所以现在我们的服务对象,除了以前的一些大客户,在小企业方面,我们也开始了为小企业开发一些适合他们需求的产品和服务。我感觉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下,通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和经济发展,大企业的需求在变化,小企业的需求在增加,这是两个主要的特点。商业银行的服务,也应围绕这两个主要的特点来进行自身服务的完善、功能的完善和产品开发的完善。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深圳发展银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 金晓龙

  深发展的公司业务方面,应该说考虑得比较早,2004年的时候,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叫两面向,面向中小企业和面向贸易融资,2005年这个口号正式写入了公司的发展战略里面。面向中小企业是我们的客户定位,面向贸易融资是我们的业务定位,这是根据我们大家现在提到的金融同业的形势,国内中小企业众多、成长迅速的特点,同时根据我们行的自身条件,包括资产负债结构,比如银行网点的布局,在滨海地区内外贸业务量的迅速增长,所以我们定的是面向产业方向。

  根据这个方向我们也有一系列的改革,包括组织架构体系、产品体系、风险控制体系,还有IT平台的建设,以及一些和外部的,比如物流商和其他机构的联络,做了很多改革,现在对中小企业贸易公司方面的服务,在2006年打造共同的平台下运作的业务量在整个公司银行业务里占相当的比重,现在这一块的贸易融资也超过了1000亿元,因为我们的规模小,超过1000亿元也是不错的银行,而且我们的风险控制9月份的月份数字也出来了,所以这是我们公司业务在大的战略背景下的一个探索。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泸州老窖CFO 敖治平

  我觉得通过这几年的发展,包括从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和公告来看,确实体现出这么多年来银行的发展变化为企业创造了很大的价值,确实是值得欣慰的地方。

  但从另一个方面,我们又感到有些困惑和不太满意的地方。

  一个是结算的问题,因为我们业务范围遍及全国市场,还有海外的产品销售。目前结算流程很长,时间亦很长,很不方便,我们也采取了一些举措,但是实际上仍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这个结算问题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我们提出来很多次,仍不知道怎么解决。我们经常跟银行界的朋友进行沟通交流,包括通过我们的计算机系统,因为泸州老窖的计算机系统如ERP应该说做得也很快,但是仍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再有服务方面的问题。我们感到(银行)服务应该说不怎么好,不太满意,经常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去推进。我们作为CFO,应该通过自己的工作,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体现财务能够为公司创造更大的收益。在这方面,我们想做一些工作,但是需要通过银行的推进,但是相当艰难,这也是一个困惑。

  还有,泸州老窖这几年发展得很快,而且我们推出了酒业发展区。酒业发展区是最近两年四川省九个产值达到100亿元的一个工业园区。这个园区我们主要是通过酒业上下游的企业连接,招商对象主要是中小企业,但资金平台的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们,因为这些都是小企业,四川作为像泸州老窖这样的企业应该说资金还是比较多的,但是我们整个存贷差比相当大,基本上是几比一的概念,但是这样的情况下银行不敢贷,我们想推进这个工作也很难。现在我们提出上下游的资金连接怎么来进行,我经常给银行说,实际上贷给我们某一个企业几千万元的时候,我们可以把这些资金推动到几个亿,然后你如果有一个亿的话,我们推动到几十个亿都可以,但是银行方面推进得非常艰难。实际上只要一点点资金就够了,就会在酒业发展区很快发挥效益,但是很难,现在各家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好这个问题,我们也感到很困惑。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中国建设银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 刘守平

  (像泸州老窖这样的企业)贷款已经不是第一需求,大企业的需求在变化,比如说一些咨询方面的事,它要投资一些项目,泸州老窖从上市募集来的资金要找一些好的项目,这种咨询,或者财务顾问业务,或者我现在有一些富裕资金,想做一些理财,提高自身收益或增值,这方面的服务产品和刚才我讲到的建设银行的企业服务方面正在转变的主要内容是一致的。根据企业的需求,设计一些产品,包括发挥我们银行本身经办基本建设项目的传统优势,在这个方面我们不谦虚地说在各家银行来说经验最丰富,这方面的服务我们可以提供。

  再一个,在中小企业方面,也是下一步建行公司业务发展的重点。一方面我们在对中小企业的服务模式上,从去年以来,已经跟我们的战略投资者淡马锡在合作,专门为中小企业采用什么样的服务模式,更有利于为中小企业做好服务。另外从产品上,我们有两个品牌,一个是资金通平台,一个是成长之路品牌,是专门为中小企业设计的,适应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的比较急,频率比较多,另外它的自身实力相对来说比较小,体制、担保、信用各方面的情况可能记录的不是很完备,也是针对这个状况专门开发的产品。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吉利集团CFO 尹大庆

  今天我们有机会跟银行面对面的讨论一些问题,对我来说是一个一吐为快的机会。因为我对银行业的了解还是非常多的,像吉利汽车跟16家银行有关系,几乎国内每家银行都跟我打过交道。但是我总体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国内银行同质化太厉害了,产品都差不多,只有建行有一点点创新,跟我们做的业务大一点,其他银行到现在为止所做的业务都不是很大。

  现在新的环境下,又是通货膨胀,又是贸易顺差,又是资产增值,包括货币都增值,这究竟是一个好的形势,还是一个坏的形势?我觉得这个形势对中国来说是百年难得的一个机会。我觉得银行界也好,企业界也好,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来进行战略性的调整。我建议银行应该要把外国银行所能做的事情都要去做,像我们在香港上市,我们融的资都是外国银行给的钱,为什么中国的银行不能给中国企业融资呢,我们在海外已经融几亿美元了,但是没有一分钱是中资银行的。我认为中资银行应该设计一些产品,要全方位的参与竞争,本来国内银行和企业在世界上都处于弱势的地位,我们应该抱成团,把所有的产品做出来,把所有企业的需求都做出来,我觉得这是银行界第一个要思考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银行在现有的产品上,要赶快进行改革,比如说现在银行设计的产品使企业的资金显著地沉淀在企业,可能有2/3的资金是不能流动的,比如说银行的票据业务,票据业务有1/3或者50%的现金定期存在银行,企业不能拿这个钱用,最后拿出一半,相当于存进去的一半,或者两倍这样进行周转。但是有的银行不是这样,你需要钱,我给你一个授信,你需要的时候提,不需要的时候再存回我们银行,这样加重了我们企业的财务负担,我们的报表也特别难看,这边银行借款一大堆,那边存款一大堆,又不能抵销,所以像类似的产品,我觉得是要改变的。

  再有,要根据供应链真真切切的给企业服务,比如汽车产业,我们几乎从原材料到零部件、整车、国内销售、售后服务,还包括国外销售,整个链条非常长,整个链条的融资融券有很多事要做,银行没有跟进,显得非常散乱,我觉得这一点是要做好的。就是要有针对性的改善我们的产品。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丽珠集团CFO 安宁

  我主要讲我们在工作当中的困惑,两个来自传统业务的,第一个传统业务中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比如我们最近在做一些贷款业务的时候,说做药物研发的,因为药物研发的特点是属于轻资产的业务,比如像建行刚才说的住房贷款,现在银行的很多观点是说你有东西在那儿,我贷款给你,我不怕它,但是我刚才讲的像有一些项目,像医药研发项目是轻资产项目,没有资产,没有厂房,只是有限的几台设备,上去就是人,还有研发的知识要把它物化出来,这项贷款遇到很多困难,基本上是很难做的,我没有贬低国内银行的意思,真的跟本土银行沟通是比较困难,这是一个贷款方面的困惑。

  第二个是结算方面的,因为现在很多企业都在慢慢走向国际化,今天听天狮焦总讲的我很佩服,他们走得非常先进了,但是大多数中国企业在慢慢的国际化当中,也很希望本土银行能给我们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比如在国际结算当中,我们很希望从侧面了解和我们做生意的客户的声誉好不好、信用好不好,比如前一段时间跟印度做出口贸易的时候,我们通过渣打银行从侧面了解了他们的信用,有四家客户,最后渣打给我们反馈的信息,有三家是很好的,有一家说不太好,在他们银行的信誉是不好的,我觉得这种增值服务很重要。除了可以买进出口保险,这也是一个手段,但是如果有我们的金融合作伙伴给我们提供更好的,更直接的信息就可以给我们很大的帮助。我觉得这个方面还是有很大的潜力可挖的。

  另外一个是国际化方面,现在汇率的变动幅度很大,国内银行提供的避险工具非常有限,这里有很多方法是可以挖掘的。我们在避险工具上比较深层次的合作是跟外资银行的合作。

  在创新业务方面,我觉得有两点,也是在跟国外银行合作过程当中得到的启发,一个是银行有很多很有商业价值的信息,在合法有效的前提下是可以利用的。比如,我们跟某外资银行合作过程当中,他们设立了管理信息部,专门有医药行业的信息,他后来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一个新加坡的公司有一种药准备委托在大陆做一个临床,但是它自己没有办法直接进到中国来做临床,它需要找到中国的合作伙伴,这个银行给我们牵了线,我们在本土有做临床的经验,就跟我们做了合作,银行也收到合理的回报,合作双方都很开心,我们有我们的所得,新加坡这家公司也有他们的所得。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是有很大潜力可挖的。这使我联想到本土银行,你们的信息可能更多,怎么把这个信息利用起来,当然是合法的,在合法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是可以创造财富的,这是创新方面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非常赞同尹总刚才讲的全能银行的趋势,国内银行一定要抓紧,确实在跟外资银行合作过程当中,他们提供的很多服务是一揽子的服务,当然结算可能差一点,结算是它的弱点,但是其他方面有投行业务、管理咨询业务等等,确实对本土企业蛮有吸引力的,所以我觉得本土银行在这个方面应该加快转型。

  圆桌论坛主持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郭田勇

  银行现在在贷款中过分注重企业已经具有的实物资产,要抵押,其实有的企业是轻资产,可能劳动力资本价值很高,这一块我们银行没有办法给企业一个很正确的估值,所以这样的话就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对它进行充分的金融服务,可能现在银行要面临这个问题,确实我们光说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可能真正的怎么来控制风险,控制风险还是要有一种全面性。安总看起来很年轻,对我们未来金融改革的层面看得很全面,比如银行不但是资金中心,还要发挥信息中心的作用,信息中心确实在这一块也非常重要。同时也讲明了,未来银行业混业经营的迫切性,这是来自企业层面的CFO能给我们金融发展提供这么多中肯的意见和建议。

  圆桌论坛主持人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曹凤岐

  目前是通货膨胀的预期比较高,还有流动性过剩,对此中央银行采取了两项措施:一个是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现在提高到13%了,也是近些年来最高的一个比例,紧缩的信号非常强大;第二是提高存贷款的利率,提高贷款利率对银行很不利,你用钱就得多花了,而且今年已经五次提高存贷款利率了,有人说可能年内还要再提一次,还有人说中国进入加息周期,面对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企业怎么办,银行怎么办?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华夏银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张延军

  第一点,我感到银根紧缩还将伴随我们走相当长的一段路程,银根紧缩这种状态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随着国家的宏观调控,恐怕还要进一步加强,刚才陈老师在演讲的时候曾经讲到,宏观调控还有空间,我感到从去年以来,我们的利率已经连续上调了八次,刚才曹老师已经讲了存款准备金率我们连续上调了14次,这种情况恐怕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消失,这是我的第一点感受。

  第二点感受,我感到这种状态对银行的运作、运行和企业的经营已经或者将会产生重要的、深远的影响,对银行来讲,银根紧缩,上调准备金率,加强资本充足率有关的要求,加上存贷比的有关要求,现在又加上了贷款规模的一些要求,这一系列的要求,监管的要求给银行的经营和运行已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特别是对银行风险的管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对企业来讲,在贷款的资金需求上,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我感到这些影响很有可能有一些好的企业资金需求得不到解决,而有一些不太好的企业由于资金需求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就可能产生一些不良的记录,或者讲资金链产生一些问题,对银行形成不良贷款,对这些问题我作为一个银行的实际工作者感触特别深。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京能集团CFO 刘国忱

  宏观加息之后,对企业影响非常大,一年期贷款利率已经达到7.29%,而且大家知道这种加息不仅是对新增贷款的加息,还包括对原有的所有贷款加息。你三年前在测算项目的经济可行性的时候是按照五点几的成本来算的,现在已经涨到8%了。告诉大家一个数字,北京市国有银行在今年的三季度,净资产收益率在6%以上的只有12家,这个数远远低于银行一年期存贷利率,所以加息使很多企业由盈利变为微利,由微利变为亏损。对企业未来的发展,对中国重大产业安全,应该说是一次很重要的调整,就是我们所有的企业要经历国家宏观调控的严峻考验。

  但是我们面临的机遇也跟大家分析一下,现在看一个大的趋势,就是社会资本流入企业的渠道在发生一个非常巨大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悄悄到来的,不是轰轰烈烈的,我可以列出几个渠道供大家参考。

  第一个新股发行,很多企业都能锁定上万亿的资金;

  第二个很多海外上市的蓝筹股的回归,尤其是央企的回归,会大量吸纳股市的资本,为企业注入一个新的资本来源;

  第三个就是私募股权基金在不断成长壮大,这个为企业也解决了很多燃眉之急;

  第四个是已上市公司增发新股;

  第五个更重要的是现在已经上市的,过了禁售期的“大非”在可以出让股票,这是很大的问题,可能股市产生震荡,我分析就是这些国有企业在市盈率都超过50倍、60倍的情况下,它肯定卖出一部分股权来解决高负债和高资金成本问题;

  第六个渠道是获得资金的大型上市公司对其他企业的并购,其他的企业叫做战略投资者的引进,比如长江电力对湖北能源的投资;

  第七个方面,保险资金对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第八个就是债务市场的发育,公司债权、企业的中长期债、短期融资券,这个也很活跃,也避免了从银行直接贷款,当然它跟银行的利率也是水涨船高的,但毕竟比银行低一点;

  第九个,国外产业资金进入中国的产业市场,来并购国内企业,使得企业获得发展基金;

  第十个方面是企业自身的利润积累和内部融资。

  这10大渠道表明中国的社会资本和世界的资本进入企业已经改变了传统的以信贷资金为主的格局,逐渐在改变,所以说在中央宏观调控和企业内部资本结构发生变化的双重压力下,我感到银行的风险非常大。我倒为银行捏了一把汗。如果我们的银行无所作为,就会被10大资金边缘化,老业务开展不了,新的业务展开不动。银行不动的时候是我们国家真正进入风险的时候,我建议银行的监管部门对银行多给一点人文的关注,银行也不容易,尤其总行要给基层一线行一点市场的选择权,不要以为上面负责任,下面都是收礼的,未必。有很多基层银行和客户打交道多年,对企业的项目了解得非常深,对企业的道德风险、从业操守也非常知道,所以说他要决定放贷的事,你就快点做,机不可失,一个项目等两三个月,什么都黄了。所以很多银行的官僚主义很严重,就不相信下面,这样的打法国内银行走不远,也可能被世界银行同化了。我感觉2008年中国的经济在高息的催压之下,很多企业撑不下去,由投资过剩变成投资萎缩。

  估计到2008年底,我的判断是当1/3的企业撑不下去的时候,中国的银行你想降息也没有人贷款了,国内曾经走过极端,哄企业贷款,然后又怕企业贷款,一直是在两个极端上摆来摆去,一直没有找到一个银企共赢的成熟机制,所以我建议银行一定要尽快融入到大公司的业务中去,公营业务和私营业务兼做。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李宁公司CFO 陈伟成

  我觉得国内银行全面改制变为商业银行的过程真的不容易。因为真的银行改制是在1995年,我比较清楚,因为那个时候差不多全中国的银行都是我的客户,所以我比较理解这个改革。所以从1995年改革到现在,其实银行商业化,尤其那四大、五大商业化,老实说我的一个评价,银行真的在中国的行业里面也改善了很多。但是有一点,国内银行还是要去追的,就是因为国外银行很多年积累的成熟度、产品和服务基础。

  因为银行是国家的一个命脉,我相信国家也会在WTO里面谈的时候要维护银行的成长。所以我相信我对未来中国的银行是蛮有信心的。

  银行的利息上升,针对我们企业人来讲,尤其是做CFO的人来讲,怎么去管理这个问题呢?在这方面,李宁公司很幸运,因为我们的业务都是以轻资产为主,我们的现金流非常好,所以在这个方面对我来说,在平常的管理上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相信对很多企业,尤其是对供应链效率不高和高资产投资的企业,相对会有压力,因为资金利息高,就等于收益成本增加了。我反倒觉得是一个好事,在这个因素驱动下,无论哪个CFO管理的时候,都要管得更加精准化。因为精准化管的时候,你将资金的周转率可能在某个方面调得快一点,本来去年是跑三次,现在可能跑五次。相对来说,我相信资金的成本会下来。

  银企对话圆桌论坛嘉宾

  首信股份副总裁 武学东

  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应该是可以同甘苦、共患难的才能谈到信赖。我是对银行比较敬畏,又很期待,在过去的业务当中,又很畏惧,因为过去也是在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发展非常迅速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我们企业走向高风险的时候,银行在这里面对我们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真的风险出现的时候,当我们的企业业务萎缩,出现严重滑坡的时候,银行也起到了落井下石的功能,所以根据过去的经历,我是挺害怕这些事情再出现的。

  2004年的时候,我负责公司的产供销计划协调,当时手机市场里国产手机状况特别好,我们做了一个年产300万台的庞大计划,而原来每年生产100万台手机,大概有30亿元收入。根据300万台的生产计划,我作产供销协调计划,排了一个现金流出来,就是公司非常缺钱,最高峰的时候需要至少15亿元到16亿元的贷款。根据我们跟银行的关系和打交道的经验,我们认为我们借15个亿元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当时虽然也是没有抵押,没有担保,在这样的情况下,银行对企业往前发展态势的评估,他认为问题不大,真的借我们了。

  但是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国产手机统统下滑,当年大家有印象的迪比特、熊猫、科健等很多著名品牌都消失了,包括当时的波导、东信、TCL,甚至半年报和年报都因为巨亏而难以出来。我们也是在那个时候贷款到期了,流动资金贷款,银行一看流动资金贷款,企业又陷入非常严重的状态,必须要还,不还的话,他们这个责任是担不起的。结果,银行甚至在这种情况下没给我们一个软着陆的机会,所以有了那一次教训之后,当然我们业务重新调整、定位、转型,基本上渡过了一个困难期。现在跟银行的关系又好起来了,在这之前我清掉了15亿元银行贷款,对我们来讲差点没有夭折了,状况还是很严重的。这之后我们的业务又要扩大,又需要银行的支持,后来我们想了其他的方法,对我们将会长期占用资金的业务,我们采取了跟私人资本合作的方式,双方成立公司,共同合作,我给一个固定的回报,变相的贷款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资金可以长期的使用,然后对于我非常短的这段资金的占用采取了跟银行合作的方式。对银行的这种既期待又畏惧的经历,让我觉得要是银根紧缩的情况出现的话,会不会有很多企业出现我原来的状况,我还是有一些担忧的。

  圆桌论坛主持人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曹凤岐

  第一个,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里,我们企业对外的融资,大多数企业还得依靠银行,所以说银行如何进行贷款,或者银行如何服务是非常重要的。像刚才京能集团老总说的,我们有10个渠道,可以不用银行贷款了,这10个渠道应该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带来的,改变了融资的结构,融资的渠道,融资的方式和融资的市场,这是对的。就是你银行不给我贷,我也有来钱之路。但是这些来钱之路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够做到的,应该是一些大型的企业、上市公司才可以做到的。

  第二个,像私募股权融资,到现在我们法律上并没有地位,说实在的,你用它的钱还得小心点,要真是出了问题,法律上都不支持。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一家真正的私募基金公司,他们开了私募基金大会,实际上是自己开的,中央根本没有承认,我是起草基金证券法的,没有这个玩意儿。国内的创投也没有发展起来。所以我倒觉得先跟银行搞好关系,不搞好关系,你今后的问题可能非常之大。我觉得作为企业来说,银企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和银行要搞好关系,说银行落井下石也好,说银行嫌贫爱富也好,这是银行的本质所决定的,银行跟创投不一样的,创投是风险投资,我拿不回来拉倒,银行必须要拿回来,这是根本的东西,所以银行嫌贫爱富,谁好支持谁,这也是对的,你坏了,银行不支持你,你利息收不回来,本金也收不回来,我支持你干啥,所以你也不能怪银行,所以我觉得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有资本市场的资金和其他的资金,就利用其他资金。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实际上你们要自己解决,要自己加快资本的周转,这是非常重要的,你原来周转一次,现在周转两次,资金不是省了一半吗?所以说这个可以做,另外你发公司债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发的,中国企业根本没法发公司债,中国一些大企业发公司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为我们整个信用体系存在很多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要进行发展,甚至投资,利用资金,必须挖掘自己的潜力,必须加强资金管理,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讲的对企业来说应该这样的。

  对银行来说,我是这样看的,从宏观上肯定还要紧缩,还得加息,但是这种一刀切的货币政策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而且中国目前不是全面的通货膨胀,到现在为止,我也提出来,是结构性通货膨胀。结构性通货膨胀,我们主要是粮食、猪肉,还有其他一些用品,你去看公布的那些材料,在这个时候,银行不但不应该是去紧缩它的贷款,应该用结构性的支持,而且不能太高利息了,太高利息对农民来讲根本就是赔钱的事,怎么发展呢?所以你还得采取另外的方式。所以对银行来说,一个优化贷款结构,该支持什么,不支持什么,这个银行应该做到。如果说真是一个一般的加工业,或者投资过旺,包括房地产我们已经有政策了,我们对这一块应该是有所限制的,这是对的。然后该支持的一些行业和企业,你必须加大投入。还有利息的问题,中国目前也是没有放开,就是完全按照国家调整的利息,银行应该市场化一些,有一些浮动,有一些就可以低利,有一些高利,就是说要灵活一点。假设大家都不用你贷款了,实际上你也没辙了,你只有贷款,你才能有收入,你的中间业务又没有发展起来,所以说应该在结构上下工夫,而不是说总在这一块弄。因为利率越提高越多,很多的企业负债率比较高,这个时候银行的成本就越来越大。然后银行和企业的关系,除了你需要我给你贷款以外,实际还是一个服务的关系,企业是你的客户,所以你要增加服务这一块,也帮助他们做一些事情,帮助他们进行风险管理,也帮助我们从总的来说建立担保体系,建立抵押体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这样我们才能解决问题。

  (本文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审阅)

  “2007年度中国CFO最信赖银行评选”奖项揭晓

  “2007年度中国CFO最信赖的银行”大奖

  获奖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招商银行 汇丰银行 (中国)

  获奖评语

  “中国银行 :发达完善的业务支持网络与长期稳健的业务品质,使中国企业得以从容应对企业金融的全面挑战。”

  “招商银行 :极具亲和力的品牌感召力和致力于双赢的贴身服务能力,推动中国企业没有后顾之忧地走向高增长之路。”

  “汇丰银行(中国) :强大的全球响应能力以及深厚的商业智慧积累,帮助中国企业在日益激烈的全球化竞争中应付裕如。”

  最佳国际业务奖

  获奖银行

  中国银行

  获奖评语

  “中国银行 :悠久深厚的国际业务经验和专业深湛的业务水准,给身处汇率变动时期的中国企业提供稳健避险与积极进取的全面解决之道。”

  最佳企业金融增值服务奖

  获奖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渣打银行(中国)

  获奖评语

  “中国建设银行 :先行一步的企业金融增值服务经验加之随需应变的业务策略,有效提升了大变革环境下中国企业的资产收益能力。”

  “渣打银行(中国) :量身定制的方案设计能力兼具全球顶级的金融智慧,使中国企业在动荡的全球金融环境中得以稳健应对。”

  最佳中小企业服务奖

  获奖银行

  深圳发展银行 渣打银行(中国)

  获奖评语

  “深圳发展银行 :以切中要点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创造性地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难题,并大幅度提升了中国企业的供应链理财效率。”

  “渣打银行(中国) :无论是业务结构还是产品设计,全力蓄势于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同时,也抓住了中国企业未来的发展脉搏。”

  最佳服务创新奖

  获奖银行

  华夏银行 荷兰银行 (中国)

  获奖评语

  “华夏银行 :备受好评的“现金新干线”等着眼于中国企业现状的服务创新,令中国CFO们站在了价值创造的前沿。”

  “荷兰银行(中国) :一以贯之的创新精神和全球顶级的金融智慧相结合,持续推动中国企业随时随地‘创造更多可能’。”

  最佳网上银行奖

  获奖银行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 招商银行

  获奖评语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 :灵活快速的响应能力与安全便捷的操作流程,使中国企业得以拥有一个‘嵌入式’的企业金融伙伴。”

  “招商银行 :无边界的服务延伸以及安全灵捷的业务支持,出色地扩展了中国企业在企业金融方面的协同商务能力。”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