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视点
1个女老板和69个经理人的较量
http://business.sohu.com/
[ 周忠华 ]

  “没有了资本庇护,我们和京城千千万万的打工仔没有什么两样。”

  ——利玛全体辞职者

  作为资方和旧臣,我们都在强调信任,但谁又先迈出信任的第一步?

  ——利玛总裁张爱清

  尽管已有预感,但当市场总监乔运华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总经理张爱清还是没有想到,这不过是天边隐隐的雷声,一场酝酿已久的狂风骤雨正向她袭来。

  这一天是2002年4月的第一天,是西方传统的节日“愚人节”。距离她作为大股东——光明集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明)的代表,入驻北京利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玛),刚刚才一年时间。

  紧接着,技术总监戴宝纯辞职;

  副总经理秦德昌辞职;

  ……

  资本和技术是成功的两大砝码,如果琴瑟相和,可以演绎出诸多浪漫动人的旋律来,但对于利玛来说,这一切都已覆水难收。

  哗变:利玛元老被迫出局?

  2002年3月底的一个周末,北京华北大酒店的一间会议室里,烟雾缭绕。

  利玛部分核心员工在此密谋,这次会议被认为是直接导致利玛分裂的“最后一搏”。

  利玛软件几位创业元老坐在会议主持人的位置上,员工私下里称他们为公司的“四巨头”,他们是蒋明炜、秦德昌、乔运华、戴宝纯。

  4人的身份分别为:蒋,副总经理;秦,副总经理(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原所长);乔,营销总监;戴,技术总监。

  会上,大家情绪都很激动,主要讨论围绕着两个话题:第一,如果骨干员工和创业者们集体辞职,是否会逼迫投资方代表兼公司总裁张爱清“下野”;第二,如果不能逼迫张爱清辞职,自己重新创业是否有一定胜算。

  与会代表对这两个问题的讨论结果都很乐观:如果集体辞职,张爱清肯定会“下野”;如果集体创业,肯定会成功。2002年被大家认为是“中国ERP年”,创业的机会正在向他们招手。

  4月1日,营销总监乔运华首先辞职。接下来,是颇有影响力的研发部经理和原公司副总经理。随后,他们各自负责的几个部门也陆续有人辞职。

  4月7日,利玛软件召开临时董事会。会上,一个股东以骨干创业者集体辞职为由,提出要光明“换马”,甚至为此写了一个调查报告,细数因总经理张爱清管理不善而造成的严重后果。

  光明集团董事长兼利玛软件公司董事长冯永明在会上公开要求张爱清对该股东的“弹劾”做出解释,在张爱清当场细说原委之后,董事会最后决议是,集体辞职简直是威胁控股股东,所以冯永明选择了继续支持张爱清。

  辞职者的“逼宫”行为最终没能让张爱清“下野”,于是是加紧了集体辞职的步伐。在1个月内,利玛近一半以上的人员选择了悄然离去。

  关于此次事件的辞职者总数,张说有43人,其中包括17名自动化所的老员工;乔则说有69多人。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销售人员全部辞职,技术服务人员约2/3辞职,研发人员约1/2辞职。

  张爱清说,辞职风暴给利玛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

  ——由于销售人员集体辞职,利玛软件公司的300多个客户。大部分在短期内失去了联系。

  ——在技术上,利玛软件剩下的还是2001年9月中旬留下的一个老版本,此后半年多所做的开发都找不着踪影。接管技术的员工戏称这个版本是“9.11版”,对利玛软件来讲,这次事件不亚于类似美国遭遇的“9.11恐怖袭击”。

  琴瑟初和:光明利玛的幸福生活

  利玛和光明,曾经拥有一段让业界艳羡的美满姻缘。

  利玛和光明的合资始于光明在ERP项目上的合作。利玛现任总裁、光明集团代表张爱清对记者说,2000年初,光明集团正在寻求进入一个新兴的领域来拓展自己的业务,而此时,利玛也表露出希望吸引投资者的愿望。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2000年7月8日,光明董事长冯永明和利玛主要股东秦德昌、蒋明炜、祁楚辉等8家股东在北京签定了《北京利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书》。协议约定,光明集团通过旗下的光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深圳圣泉禾事业发展公司(光明的控股公司),向利玛投资合计3000万元人民币,占新公司51%的股份,原股东无形资产和现有有形资产作价2882万元人民币,占49%的股份。

  最初,光明对合资伙伴还是表现了相当的尊重。出于对利玛老员工和信任,在新公司召开二届一次董事会时,光明身为第一大股东,没有对原经营班子做大的变动,只是增加了光明董事长冯永明为利玛副董事长。张爱清说,“在IT行业,秦总、蒋总他们都是专家,光明尊重他们,信任他们”。

  在光明入主利玛的同时,利玛原总经理祁楚辉因任期已满和由控股股东变为小股东,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董事会聘任原光明集团光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裁兼市场营销中心总经理张爱清为利玛总经理。在此前,张爱清负责光明全国近300个城市1000多个营销网点的营销工作。

  也就是在这次董事会上,还作出了聘任乔运华为营销总监,戴宝纯为技术总监的决定;同时,还作出了对利玛员工进行加薪的决定,将蒋明炜的月工资由7000元调至2.6万元,而乔运华和戴宝纯,则由5150元上涨至1.5万元。

  利玛又花了370多万元对办公场地进行装修,大大改变了北京利玛的企业形象和工作环境。并大量招兵买马,从原来的60多人扩充到130多人。

  面对新股东入主带来的变化,利玛员工无不欢欣鼓舞,因为今天的利玛再也不比用友、金碟差什么了。在管理上,利玛走出了研究所的生存模式,开始真正像一家现代企业;在资金上,有光明这个具有实力的集团公司做后台,何愁没有发展后劲?

  但是,当新利玛正要迈开步伐向前冲的时候,作为投资方和创业元老的利玛老臣都发现了彼此的不信任和不和谐音符。

  利玛黑洞

  2001年3月,光明派出的财务人员和行政人员相继走马上任。

  不过,从2001年3月到10月,张爱清并没有到利玛坐班,也没有对公司的日常管理过多干预,因为张还是光明电子商务公司的总裁。而公司的日常管理,则由原副总蒋明炜、市场总监乔运华、技术总监戴宝纯直接负责。

  然而,只是偶尔才来利玛的张爱清,却不时收到派驻利玛员工传来的坏消息。在记者赴北京采访时,张爱清细数了一些她“不能容忍”的行为:

  首先是利玛的管理。利玛本身是做管理软件的,是为别的企业提供管理服务的,但利玛的管理却乏善可陈,利玛员工的着装,从来就是乱七八糟的,在夏天,甚至还有人穿着背心、趿拉着拖鞋到办公室上班;还有个别的人在上班时间,从来不打招呼就溜出去接孩子或是买菜。

  其次,管理层拉帮结派,分歧非常大;员工个个都牛气冲天,有时训斥领导就像训斥自己的儿女,而领导向下安排工作却难上难。有一次,张爱清对研发部的一个经理的项目方案提出质疑时,对方十分轻蔑地说:“你懂这个行业?这是IT”。

  而财务经理的报告更是让张爱清寝食难安,利玛公司同所有客户的合同,在公司都没有备案,而是全在一些项目经理和分管领导手上。和谁签,怎么签,上面无从知道;比如分公司,在哪里设立,做什么业务,一个人就说了算;再比如代理费,拿多少,让谁拿,没有规矩。

  企业没有明确的发展战略,一些员工戏称“未来像雨像雾又像风”。任何一种产品都有生命周期,ERP产品也是一样,如果公司只靠一种产品维持发展,在产品生命周期结束时公司如何生存?2001年公司制定了加大HRMS产品的研发力度,并且专门成立了HRMS(人力资源管理系统)事业部,而同行业的金碟等软件公司也都在加大研发HRMS产品,可是突然又有人提出HRMS没有市场。这是为什么?

  2001年4月中旬,光明集团3000万资金全部到位。入资的同时,到位的资金以“不能让资金闲置”为由陆续被借走,前后共2600万。

  2001年4月到12月份,光明归还370余万人民币装修利玛办公区。但这370余万都落入了光明指定的装修公司的腰包。辞职的一位高层对记者气愤地说。

  5月,利玛归还拖欠自动化所的借款、房租等费用290万人民币,6月份又归还了60万。

  恰恰是利玛归还自动化所欠款之后,光明方面实质性注入利玛的资金基本上都用于归还欠款了。于是,催促光明归还借款的工作就提上了日程,但光明显然没有归还欠款的意思,因为利玛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而在双方合作过程中,一些不和谐音也频频出现,投资者与创业者之间的信任基础日益脆弱。于是,光明方面开始考虑直接插手利玛的管理工作。

  利玛变法的爱恨情仇

  2001年10月,在北京大学接受“怎样管理知识分子”的培训后,张爱清正式走马上任。

  张爱清说,下车伊始,她就遭到了明显的抵触情绪:一个女孩子,不过是人长得漂亮点儿,虽然搞过营销和电子商务,但能不能搞IT,那还得打个问号。

  不管利玛的老员工怎样议论,张爱清却不能忘记她坐镇利玛的使命,那就是对利玛进行改造。

  针对利玛员工自由散漫的习气,张爱清祭出的第一板斧就是加强内部管理,为此利玛首先出台了《利玛公司基本管理制度》,从员工的礼仪、着装等细处进行行为规范。张爱清引入了她在光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一些做法,但是这些做法受到了利玛老员工的嘲弄和抵触。

  在后来的利玛辞职员工的一封公开信中,他们这样描述张爱清的日常管理改革:

  “张总要求员工每天早上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唱歌和出操。每天早上8:00到8:30分,男女老少都站在自动化所的大院里,用张总擅长的民歌唱法,高唱她钦点的《家和万事兴》、《我是一个兵》、《打靶归来》等革命歌曲时,是受伤的感觉。

  与此同时,张总还发布了剪发令,要大家提高审美层次,女员工不许留长发。于是,所有女员工,不论年龄,要么被迫剪了短发,要么将头发盘起来。几位员工,在张总剪发令发布的第二天没有照章剪发或盘头,还差一点被记为旷工,甚至被开除。我们的心开始滴血。”

  利玛的员工认为,张爱清将光明的管理照搬到利玛,很显然是不合适的。光明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而利玛是一个高科技企业,利玛的员工都是有一定层次的知识分子。管理肯定要更人性一些,而将制造型企业的管理经验拿来管理知识分子,这不是笑话吗?

  利玛一位辞职的高层对记者说,员工们对张总的改革胸怀宽容之心,就是每天早上出操,年近60的蒋总、秦总,只要在北京,都会毫不犹豫地来到现场。

  但是,他们对光明和张爱清假改革之名的一些做法实在难以理解。

  2001年11月,张总花28万元为利玛请来的管理咨询公司,竟然就是张总自己的公司,注册时间竟就是11月。而所谓的管理咨询专家,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MBA学生。

  光明和张总指定向一些广告公司购买的标语、电脑、广告和礼品,更是数不胜数。利玛一辞职高层向记者“控诉”,当初,公司向员工发了一种木制“三十六计”礼品,成本价只有80元,而在报帐的时候,却报成了320元。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有人利用利玛中饱私囊。

  利玛前营销总监乔运华对记者说,利玛员工都是爱利玛的。虽然当光明进来后,员工的工资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当员工却感到没有以前干得舒心。光明和张总,在利玛实行集权管理,所有的事情,虽然公司有相应的制度,但更多的时候,张总一句话就更改了。公司的工休假,张总一句话,就没了;公司奖励规定应发的一些奖金,也被莫名其妙地停发;甚至,在公司存在了几十年的工会,也被取消了。

  利玛的老员工都有这样的感觉:从2000年7月利玛将控股权交给光明的时候,利玛创业元老的话语权也就一并交到了光明的手中。

  乔运华说:“没有了资本庇护,我们和京城千千万万的打工仔没有什么两样。”

  短兵相接的冲突

  2001年12月16日的一次董事会,董事会将公司财务人员对公司资产状况的调查结果抛了出来:原利玛公司有形与无形资产只有1900万。张爱清同时指出,在光明家具入股之前利玛事实上处于亏损状态。“当时蒋明炜回答我的是,如果利玛不亏损,怎么会让光明进来。”张爱清激动的说。但张爱清的说法被蒋明炜斥为无稽之谈。

  而同样是在这次董事会上,原董事长秦德昌因为到了退休的年龄,辞去利玛董事长职务,作为大股东和副董事长,光明董事长冯永明接替秦成为利玛董事长。

  2002年2月,春节刚过,在利玛的员工大会上,张爱清将利玛今后的经营业务分成4大块,即在利玛的老行当GRM客户关系管理和ERP (企业资源管理)软件的基础上,添加两项全新的业务协作和人力资源管理软件,并按照产品业务的格局分别推出4个总监,取消了以前按职能划分的销售总监、技术总监等。

  根据新产品的研发规划,新一代利玛ERP产品将从27个功能模块发展到50个以上的功能模块,而开发这些新增模块需要100-130人,按当时利玛研发人员的数量,大约需要13年时间才能完成,扩大研发队伍迫在眉睫。

  但张爱清要求进一步减少投入,削减研发队伍。她说,研发的成本太高,周期太长,不如外购和代理。张总还计划将研发部从成本中心转变为利润中心。利玛老员工认为,如果这样做,利玛公司就会成为只有名义品牌,没有核心产品,没有研发机构的软件代理商,24年积累下来的核心优势将毁于一旦。面对已经开始落伍的老产品,利玛能维持到几时?

  3月25日张爱清公布了一个利玛公司的《销售系统管理规范及工作流程》,在公司引起了轩然大波,公司结构也发生了相应的调整。此次调整,实际上是免去了秦德昌与蒋明炜的副总经理职务,因为在她任命戴宝纯为总经理助理的文件中,把原由蒋明炜承担的管理工作完全交由戴接替;但对戴宝纯来说,则是一个明升暗降的提拔,因为在很多时候,他的权利还没有总裁办公室主任的权力大,而总裁办主任是光明的人;作为营销总监的乔运华,其职务也分别由四个人分管,四人却不需要对他负任何责任。

  双方矛盾由此公开化。这一切从根本上而言,是过去几个月来双方对控制权争夺白热化的直接体现。“我们的研发部门需要30个人,但实际人数很少,搞软件设计的居然只有一个人。”希望通过技术研发,重新更新利玛产品的蒋明炜显然对张爱清对研发的不重视表示不满,“我们招进来一个JAVA工程师,第二天就被她炒了鱿鱼。”

  “这是一个知识的交换比货币还容易的年代——提着脑袋就过来了。我们的对手多强大呀。”长期做市场工作的张爱清更清楚市场形势的紧迫。美国ORACLE(甲骨文)中国研究院的设立,对张爱清的冲击是巨大的,在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她感到如果继续投入主要精力从事研发工作,和竞争对手正面交锋,利玛会死得很难看。

  一个希望利玛在自己的掌控下走技术为王的道路;而另一个则迫切要求利玛在自己驾御中贴近市场的需求。

  “工业时代的管理大师是泰勒,但现在要是把他和比尔·盖茨放在一起讨论管理,那么他们的冲突肯定很大。”蒋明炜激动。

  “知识一定要固化,是员工用公司的资源,而不是公司用员工的资源。要是这样的话,公司不就成了孙子。”张爱清很是愤怒。

  “我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权力这么热衷。”张爱清无奈。

  “这个公司我花费20多年的光阴,整整半辈子呀。”蒋明炜伤感。

  ……

  张爱清说,她的改革,让一些人坐不住了,认为她对老员工“动手了”。张爱情说,实际上,她的做法没有任何不规范的地方。后来,有辞职的高层对她说,对利玛销售进行规范无可厚非,只是时间上是否太急了一点?或许,给有关人员多一些时间,利玛的控制权过度,会是一场平静的交接。

  但是张爱清没有这样做。她说,还要多久?什么样的期限是利玛有关人员的心理底限?她不知道。

  利玛有关辞职者对记者说,他们明显感到了张总对利玛旧臣的不信任。“我们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乔运华对记者说。

  而张爱清对此的看法是,作为资方和旧臣,我们都在强调信任,但是谁先迈出信任的第一步?是光明和她。

  利玛旧臣和张爱清已经是水火不容。

  当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于是,乔运华们选择了无奈地离去,而对张爱清和冯永明来说,“这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情”,只能 由他去吧。

  于是,利玛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69人集体辞职。

  尾声:有一些遗憾留在心间

  利玛的故事,显然是以一种开始来作为结束。

  2002年6月17日,北京机械自动化研究所召开工作会议,宣布成立利玛“软件工程研究中心”,中心的成员全部是由北京利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辞职的69名员工组成。自此,从利玛辞职的全体人员终于在两个月之后有了自己的家。

  有意思的是,新利玛隔老利玛的办公区,不到100米的距离。每天早上,新利玛上班的员工在走过大院时,都能看到昔日的同事在做游戏(老利玛已经不唱歌和做早操了,改做游戏)。

  辞职者们的心气都很高,在本刊记者赴北京采访时,新利玛的员工正充满着极大的信心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晚上11点,乔运华带领记者到新利玛转转,办公区一片灯火辉煌。乔运华说,员工们都憋着一口气,每天晚上,都要老总把员工往家里干,大家才会依依不舍地离开。

  乔运华说,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无论是老利玛还是辞职者,都已经从事件中走出来了。但对光明和利玛辞职旧臣来说,并不像他们对媒体说的那样真正地已经放下。在2002年中秋节时,张总还颇含深意地为辞职的几位原公司高层送来月饼;而辞职者们也投桃报李,为张总送去了一束鲜艳的玫瑰,他们说,只有玫瑰,才配得上年轻漂亮的张总。

  而利玛,也已经从遭遇集体辞职的阴霾中走出来了。

  在乔运华们辞职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又招聘了近50 名新员工,以补充已呈现真空的销售部和技术开发队伍。

  张爱清说,虽然辞职者为利玛制造了一些麻烦,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利玛已经将耽误的工作补了上来。

  但利玛和辞职旧臣的故事还远没有完。

  9月24、25日两天,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所举办首届科技节。利玛和辞职者就上演了一场针锋相对的对台戏。在其ERP专题研讨会上,辞职者的“企业管理信息化解决方案RS10” 正式亮相。

  “软件工程中心”一位高层对记者私下说,自己产品只所以取名“RS10”,是在暗示“RS10”的产品在层次上明显要比利玛软件的CAPMS9高出一截。

  而利玛信息技术公司市场部负责人私下气愤地说:“这明明是抄袭我们的东西,一个管理软件怎么可能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推出来!”

  但是新利玛的人却选择了沉默。

  ……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开始了。

  (编辑 王福生)

  

2002年12月25日14:41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视点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